原来我们那么近—写在齐豫演唱会之后

11 Dec

岁月的刻画,每时,每刻,在每个人身上;自然也掩饰不住的留在齐豫的声音里。曾经被誉为“天籁”的缥缈的空灵的齐豫的声音,如今温暖落地,虽然音域依然宽广,嗓音依然清亮,低音部略带沙哑,却因此更具磁性与诱惑,中高音的游走切换,更是游刃有余的心灵把握,我相信,这也是据说已经皈依佛门的她当下心态的最好表现,出于凡世,却定能超脱。

依然是波希米亚风格的她,一袭红裙,环佩叮当,款款而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船歌》即起…天使的声音,立刻开启一片热烈掌声….她仍旧不说话,只是唱…场内安静下来,仅仅在一首歌结束的时候,有节制的掌声…

 2004.12.11.QiYu.1

《九月的高跟鞋》,一直是我心上的歌;正是它把齐豫的声音带进我的生命中…浅浅的和着台上的她,依稀看到初二那年的我,戴了耳机在轻柔婉转纤尘不染的开场中,一遍遍的聆听…一直不知道在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为什么会对这样一首歌这样一个声音一见钟情,多年以后的今天,看到舞台上的她才明白,原来这首唱给自己的歌,在那个远在异乡,需要独自面对和承受的年代,多少有些并不孤单的错觉,因为还有另一个充满了疑惑的人,在“微凉的九月”继续往前走…

齐豫终于停下来说,上海的朋友们,谢谢你们;还说网友们的留言,也有看到,谢谢你们;观众席上,有人高喊,齐豫我爱你,她甚至停下来,朝了那个方向轻轻的说,我也爱你…场内弥漫着些许矜持的热情,她也并没有刻意的制造狂热,只是淡淡的唱下去,而每曲结束之后低低道出的“谢谢”,满是诚意,温柔的让人心痛…

很喜欢《春天的浮雕》这个布景,舞台上简单的2组三角形阶梯,一片宝蓝;红衣齐豫坐在台阶上,在白色聚光灯的中央,款款深情的娓娓唱来…虽然这首歌并不熟,那片简单唯美的场景,直落在心上…

长久的注视她,透过手中的望远镜…看她被放大的皱纹,额头,嘴角,眼角;伴着耳边仍旧脱俗的声音…我想要明白,那冥冥中把我牵向她的究竟是怎样的力量。说实在的,我不是她最铁的歌迷。最熟悉的专辑,仅有2张而已,初二时的一张国语,大学时的一辑英文;除了这2张融在血液里的专辑,其余的,就算有收藏,也只是间或听听;可是,这么多年,即使很久不曾听起她的歌,即使听她并不熟悉的歌,再听到,仍然是不曾走远过的感觉…

2004.12.11.QiYu.2

《天使和狼》(齐豫/齐秦同台)之后,齐豫和两位和声(马毓芬,李宝琪)一起唱起20年前的校园歌曲《秋蝉》《小茉莉》《乡间的小路》,凝视着宛然回到从前充满欣喜的齐豫,情不自禁的活泼起来的齐豫,说着“按理到了这个年纪根本不该在这样舞台上摇来晃去”的齐豫,就在这一瞬,那个始终没有找到的答案,很清晰的浮了起来…这个外表沧桑的女人,这个常让人觉得神秘不可测的女人,在这一刻,笑淂毫无保留,竟然有着一张异常纯真的baby face!…我相信,有着天真童心和单纯笑容的人,无论现实中以怎样的方式存在,他们的心,必定是温暖的。

仍旧是温暖这个词。我也许可以算是对于温度有着异常敏感的人,无论身上,还是心上。整场演出,齐豫的话,始终不多;可是我明白无误的感到温暖。喜欢听她说话,从容的低音;而她的言语,不单是给观众听,也是给自己听吧,全场几乎没有任何其它演唱会上常见的搞笑,和煽情,如果硬要说有的话,也只是姐弟合唱那一段,而这一段“故作轻松”,竟让台下的我两眼微潮,为了齐秦齐豫经意不经意所表现出的姐弟情深…

《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是关于爱的故事,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孤老人之间的故事。也是齐豫的英文歌里,我最喜欢的一首。几年前当老师的时候,曾经把这首流传不广的英文歌,当了听写教给学生听。看着齐豫坐在台上,轻轻的讲述这个故事,我有在想,不知道今天的上体,上周的首体,会不会有昔日的学生;如果有的话,应该会有人想起当年的英文课吧…

2004.12.11.QiYu.3

最后一首是《大吉祥天女咒》,有收录在她年初的佛乐新专辑中。或许为了改变佛乐在人们心目中庄严肃穆的一贯形象,这一首刻意得编排得热闹而“快乐”,节奏欢快的编曲,彩屑飞舞的天空,温暖祥和的色彩,热情穿梭的伴舞,在这一派升腾的热诚中,齐豫的声音益发的空灵澄清。我喜欢这样的气氛,不单是因为已经与佛家结下的机缘,更是因为这样一种富于感染力的表现,绝对好过用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声音高高在上的俯视和说教。佛教本来就不是只对贵族的宗教。

这首之后,齐豫退场…台下的人,却几乎都没动。Encore是一定的,不只是因为演唱会的惯例和节目单上的列举,也是因为乐池里的大师们,一动不动,没有离开的意思,还因为彼此都还没有准备好深情告别…场内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不成气候的尖叫,却没有要撼倒全场的Encore声…难怪的,齐豫的歌迷,估计都不会太夸张,各人或许有些矜持,或许有些羞涩,即使心里已经Encore了好多遍…想起8月份蔡琴那场演唱会,同样的情势,蔡琴退下;结果大屏幕上出现台上乐师指挥观众叫返场的画面,相信这都是商业运作的一部分…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有…齐豫终于出来了,果然…

一首《梦》,仍旧是佛乐。齐豫解释说,之所以没有按一般Encore的形式选一首轻快的,是因为她相信,陪伴她这么多年的朋友,听她的歌,更多的是感受到沉淀,而不是浮动…说得真好…

再一首,毫无悬念的,《橄榄树》…最后一段,全场清唱…说实在的,比起我看过的任何一场演唱会,这段观众齐唱,显得毫无气势,甚至比不上英文歌的合唱…可是,当我在地铁里,闭上眼睛重新听到这首歌,禁不住眼睛酸酸的;大家唱的时候,声音不必大,因为都是用了心唱给自己听的,因为齐豫说了,这么多年,这首歌已经不是齐豫的,而是你们自己的,因为各人心中应该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橄榄树…这就是齐豫,简单的言语直指人心…这样温暖结束的一幕,我想它会留在我心中很久很久…

镁光灯亮起,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我拿了望远镜,站在座位上,追随最后的齐豫…纵然观众都已经起立离席,她依然一丝不苟的从这头到那头,虔诚的屈膝谢幕,一遍又一遍…脸上还是那样单纯而粲然的笑容…

这个出道26年成绩斐然却仍然尊敬的把乐池里所有人都称老师的人,她唱歌,只是因为音乐;所以,她的歌才会超越流行…很庆幸没有错过这场演出,不只是因为这是齐豫在上海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更重要的是,终于知道,原来我们那么近…

One thought on “原来我们那么近—写在齐豫演唱会之后

  1. Pingback: 九月,你好 - 且行且珍惜 | Explore. Dream. Discov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