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Miles-五百英里

14 Nov

周一的下午,从一大堆文件中抬起头,窗外的天,竟然有些亮开的感觉了,于是出去汇丰买杯咖啡,顺带放放风…

Starbucks里一个男孩笑着招呼我,很阳光,很面熟的样子;原来他之前在滨江店做…这种陌生的温暖,我喜欢…

早晨的天,还是雾霭蒙蒙的样子;这时候,虽然太阳仍旧是欲语还羞的躲在云层后面,却又清楚的让人感觉到它的无处不在,明亮,温暖…路上行人很少,迎面轻轻的吹来一些风,空气中似乎有一种与周一下午不相称的放松和闲适…决定不急回去…

捧着纸杯,半坐在汇丰前面的大理石石墩前,在咖啡的热气和香气中,看车来车往,想着若有若无的心事…

陆家嘴这里的背景,永远是在建的高楼,和挺立的Crane Tower;脑海里很自然的淌过一段旋律,A hundred miles,a hundred miles….是这首,Five Hundred Miles。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Lord I’m 500 miles from my home
500 miles, 500 miles
500 miles, 500 miles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from my home

Not a shirt on my back
not a penny to my name
Lord I can’t go a-home this a-way
This a-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Lord I can’t go a-home this a-way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如果你没赶上我搭的那列车
你就知道我已经走了
你可以听到汽笛吹响在
一百里之外,一百里
一百里,一百里
一百里
你可以听到汽笛吹响在
一百里之外

主啊,一,主啊,二
主啊,三,主啊,四
主啊,我已经离家500里了
五百里,五百里
五百里,五百里
主啊,我已经离家五百里

身上一件衬衫也没有
口袋里也一文不名
主啊,这么远我已经不能回家
这么远,这么远
这么远,这么远
主啊,这么远我已经不能回家

如果你没赶上我搭的那列火车
你就知道我已经走了
你可以听见汽笛吹响在
一百里之外

哼起这首歌,想起了很久都没有想起过的一个人;高一时候的英语老师-Li Wen Ming;这首歌,就是他第一次给我们听到的。

旧日发黄的记忆,在这个秋日的午后,一点点的展开来。

严格说,在高一之前,我对英文歌曲的概念还仅限于课本上的“one little, two little, three little Indians, four little, five little, six little Indians, seven little, eight little, nine little Indians, Ten little Indian Boys.”…还有一首Twinkle Star,也是就了中文旋律,自己对照英文歌词,揣摩着唱的。

LWM面对我们这一年,也是他刚刚走出外语学院校门的一年。他长了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现在想来,也算满英俊的;可是那时候,他不修边幅,个子又不高,走路做事都风风火火,给我们感觉也只是大哥哥而已。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想来还是有满心理想和向往的吧。他的教学、他的做事方式,和我从前稳稳笃睹的老师们,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似乎还记得那是秋日的早晨,英语早读(那时候一天语文,一天英语);快下课的时候,他让大家停下来,然后,我第一次听到了这首歌…他一句句的解说着歌词…简单的主旋律,让我记住了;后来再要求他放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满足我们:)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我接触英语歌曲的起点;从那时候开始,有了刻意去搜寻英语歌曲的意识。以至于高一那年夏天,看到Carpenters的精选集,立刻从生活费里挤出钱买了一盒。这盒磁带,陪了我整个高二。而之后,听得越来越多;可是,每每看到500 Miles这首歌,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珍惜的感觉。

那天下午,第一次,完整的在心里放出这首歌;有一刻,蓦然惊觉,那时候,与其说老师放给我们听,不如说是放给自己听的。听过这首歌的好几个版本,可是心中一直记得的是那个早晨的有些沉沉的男声…想来该是The Brothers Four了。一直听说老师的家境不是太好,而那年刚毕业的他,也算是真正离家吧;这首歌里,离家渐行渐远,对家的思念,对前方路的不确定,在这首歌里淡淡的流露出来…

很巧,那天晚上在MSN上,一个朋友和我共享文件;他的文件夹里,第一首就是这首歌!

一个人,静静的,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重新听起这首堪称初恋的歌…还是The Brothers Four(四兄弟)的版本。简单的吉他伴奏,清新的民谣风格;男孩都不说想家的,可是一句一句重复的“一百里”,却是最好的表达…可以想见这几个大男孩,在火车的哐铛前行中,一百里,一百里的数着离家的距离,男孩子对家的思念,在略带忧伤的和声中,含蓄的流淌在听者的心里…

试听:

2004-11-15

一直有些不明白,那天下午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首歌;今天早晨,上班的路上,车辆穿行,人人奔忙,那一刻,豁然明白,真正是“人多时候最寂寞”;周遭越是热闹,越是发展,越是容易勾起心中隐隐的异乡人的感慨。这种感觉,和夜幕中,看着万家灯火的感觉,有些相似。

[brea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